中国儿童中心 科研项目 《中华家教》视点|父母性教育知识、态度、技能现状分析及家庭性教育促进建议-澳客足球竞猜

《中华家教》视点|父母性教育知识、态度、技能现状分析及家庭性教育促进建议
发布日期:2022-09-14 浏览次数: 字体:[ ]

主持人(刘文利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教授):家庭性教育对促进儿童健康发展、家庭幸福和谐具有重要意义。2022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以下简称《家庭教育促进法》)规定:“关注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教导其珍爱生命,对其进行交通出行、健康上网和防欺凌、防溺水、防诈骗、防拐卖、防性侵等方面的安全知识教育,帮助其掌握安全知识和技能,增强其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2021年9月8日,国务院印发《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21—2030年)》,详细要求:“将性教育纳入基础教育体系和质量监测体系,增强教育效果。引导父母或其他监护人根据儿童年龄阶段和发展特点开展性教育,加强防范性侵害教育,提高儿童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法律规范和相关文件,为开展家庭性教育提供了强有力的制度和政策支持!

《中华家教》2022年第4期视点栏目隆重推出“《家庭教育促进法》推动家庭性教育稳步发展”专题,探讨新时代家庭性教育对儿童健康成长、家庭幸福和谐的重要价值和特殊意义。李佳洋等人的文章《父母性教育知识、态度、技能现状分析及家庭性教育促进建议》,通过深入的实证研究,系统梳理了家庭性教育的现状,包括父母对性和全面性教育的认识、对家庭性教育的态度、开展家庭性教育遇到的困难及挑战,并提出了若干促进家庭性教育的专业建议。陈伟的文章《家庭性教育:法律特征、规范内涵与实践目标——以〈家庭教育促进法〉第16条展开》,围绕《家庭教育促进法》第16条的具体内容,全面分析了父母在家庭性教育方面的法律职责,结合《宪法》《民法典》《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法律的规定和精神,论述父母应该在防性侵教育的基础上,努力践行全面性教育的理念,以全方位满足未成年人在宪法上享有的受教育权、人格全面发展权的要求。苟萍等人的文章《更新家庭性教育观念提升家庭性教育能力》,从实践层面探讨了父母在开展家庭性教育中所秉持的观念、怀有的顾虑和操作上的困境,并指出提升家庭性教育能力的策略。

 

父母性教育知识、态度、技能现状分析及家庭性教育促进建议

李佳洋 李依洋 刘文利

摘要:性教育,是贯穿人一生的教育。家庭是性教育最重要的场所之一,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性教育老师。近些年来,关注性教育的父母越来越多,虽然国家一系列法律、大纲等文件中均有涉及促进家庭性教育的规定,但是家庭性教育的开展仍受到一些制约。对家庭性教育现状进行调查与分析的结果显示,父母大多对性教育的内涵了解不足,大部分父母对开展家庭性教育认可度较高,但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家庭性教育开展情况并不乐观。为此建议父母:(1)通过多样化的学习途径提高自身的性知识和性教育水平;(2)通过正规渠道获得更多全面性教育的最新资讯,走出对性教育的认识误区;(3)重视开展家庭性教育方式方法的多元化、灵活性。

关键词:全面性教育 性知识、态度、技能 家庭性教育 父母

作者简介:李佳洋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博士生(北京 100875)

李依洋 /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硕士生(北京 100875)

刘文利(通讯作者)/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875)

 

全面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 cse),是一个基于课程的,探讨性的认知、情感、身体和社会层面意义的教学过程。其目的是使学习者具备一定的知识、技能、态度和价值观,从而确保其健康、福祉和尊严的实现。全面性教育培养相互尊重的社会关系和性关系,帮助学习者学习思考自己的选择会如何影响自身和他人的福祉,并终其一生懂得维护自身权益。在联合国2018年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修订版)》中明确提出全面性教育的8个核心概念:(1)关系;(2)价值观、权利、文化与性;(3)理解社会性别;(4)暴力与安全保障;(5)健康与福祉技能;(6)人体与发育;(7)性与性行为;(8)性与生殖健康。[1]在全球范围内,全面性教育一直在不断地发展和完善。一些国家在开展全面性教育方面起到了带头作用,积累了丰富经验,并提供了重要启示。性教育,是贯穿人一生的教育,它是个体生理、心理和社会发展的需求。[2]但是,父母对性教育的误解和担忧是家庭性教育顺利开展的严重阻碍之一,并有可能与孩子在学校所接受的性教育的相关内容或者价值观相悖。因此,在全面性教育的发展和完善过程中,必须了解父母对性教育的态度和知晓程度以及家庭性教育所面临的挑战和困境,从而提出相应的足球竞猜app的解决方案并给予必要的足球竞猜app的技术支持。

 

一、调查结果:父母性知识、态度和技能现状

(一)调查方法

与其他课程教学原则一样,全面性教育包括知识、态度和技能(能力)三个维度。[3]本调查以《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修订版)》全面性教育的8个核心概念框架为基础,自编《父母性知识、态度和技能调查问卷》进行数据收集及分析工作。

问卷分为5部分:人口学基本信息,父母性知识掌握情况,父母全面性教育态度,父母性教育技能水平(家庭性教育开展现状),父母对未来提升性知识、态度和技能水平的意愿。在知识维度,问卷主要以单选题和多选题的形式呈现;在态度和技能两个维度,问卷主要采用五点量表形式,依次赋值1~5分。

本次问卷调查采取方便抽样的方法,通过问卷星小程序在社会面公开发放。在本次调查中,共回收有效问卷4294份,数据来源几乎覆盖全国各个省份。

参与本次调查的父母中,女性占比超8成,男性占比不足2成;父母年龄集中在31~50岁;有4147位父母报告了自己家庭的孩子数量,其中独生子女家庭占比最高,达59.35%,二孩家庭占比35.5%,三孩家庭占比2.37%,四孩和五孩家庭分别占比0.18%和0.07%,其中,孩子处于小学阶段的最多,占比34.78%。

(二)调查结果

1.父母性知识水平掌握情况

对父母性知识来源情况的调查显示,父母自身的性知识绝大部分是靠自学。其中,科普读物占比最高,达到56.38%;其次是医学书籍,占比33.40%。72.17%的父母表示没有接受过家庭性教育,接受过的父母仅占27.83%。在接受过家庭性教育的父母中,表示很满意的占34.93%,有2.69%左右的父母表示很不满意。54.05%的父母表示接受过学校性教育,在接受过学校性教育的父母中,表示很满意的父母占比21.04%,表示很不满意的父母的占比6.75%。

在父母性知识水平掌握情况调查部分,请父母对自身性知识掌握程度进行自我评价。调查显示,49.07%的父母认为自己的性知识掌握程度一般,持较为中间的态度,有37.12%的父母认为自己的性知识掌握程度比较高。

当问及全面性教育包含哪些内容时,父母普遍认为包含隐私部位保护(93.83%)、预防性侵害(91.27%)、青春期保健(86.77%)、性传播感染和艾滋病(77.18%)等内容,这些内容大多属于生殖健康、身体发育维度以及青春期性教育的范畴。父母对性教育包含内容的认知情况见图1。


 

图1 父母对性教育包含内容的认知情况

2.父母全面性教育态度

为了解父母对全面性教育的态度,首先问及对全面性教育积极效果的认可程度。调查显示,对性教育能够“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减少性传播感染率”和“提高性心理健康水平”这3种效果选择“非常相信”的父母达4成以上;对性教育能够“增加避孕措施使用”“减少性犯罪”“提高人际交往能力”“促进性别平等”“减少性别暴力”和“减少性伴侣数量”这6种效果选择“非常相信”的父母均占比3成以上。而父母对于性教育能够“减少酒精烟草和毒品的使用”“推迟第一次性交行为发生的时间”“提高网络信息处理技能”的认可程度则相对其他选项较低。父母对性教育效果的认可程度见图2。

当问及父母认可的家庭性教育的起始时间时,35.07%的父母认为家庭性教育应该在孩子3~6岁时开始进行,占比最高;22.08%的父母认为应该从出生起就对孩子进行家庭性教育;选择其他起始时间的按比例由高到低依次为9~12岁(16.86%)、6~9岁(14.53%)、12~15岁(8.83%)、15~18岁(1.61%)、18岁以上(0.61%);另外还有0.41%的父母认为不需要对孩子进行家庭性教育。

当问及父母认可的学校性教育的起始时间时,43.88%的父母认为应当从幼儿园开始对孩子进行学校性教育,占比最高;选择其他起始时间的按比例由高到低依次为小学4~6年级(25.29%)、小学1~3年级(15.72%)、初中(13.34%)、高中(1.21%)、大学(0.28%);有0.28%的父母认为不需要开展学校性教育。


 

图2 父母对性教育效果的认可程度

作为前述2题的辅证题,问卷调查了父母对孩子进行性教育的急迫程度,有33.12%的父母认为性教育非常急迫;认为性教育急迫和一般急迫的父母分别占比30.23%和30.79%;另有3.54%和2.33%的父母分别认为性教育不急迫和完全不急迫。

当问及父母认为性教育是否应该男女分开教学时,有41.17%的父母认为需要分开教学;20.12%的父母认为可以一起教学;还有37.17%的父母认为都可以。

选择“认为性教育课程需要男女分开教学”的父母接着对“为什么主张男女分开教学”这道题进行了选择,有1355位父母选择“男女需要知道的知识不一样”,占比76.64%,1231位父母选择“防止起哄或尴尬”,占比69.63%。还有1.47%的父母以文字的形式补充了分开教学的其他原因,如“是尊重孩子的表现”“防止孩子注意力不集中”“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担心孩子害羞”“尊重孩子的隐私”等。

3.父母性教育技能水平

既然大部分父母都认为性教育很重要,也认为需要早早地为孩子开展性教育,那么,在这些家庭中性教育开展的实际情况又如何呢?

当问及是否为孩子讲授过性教育知识时,52.75%的父母报告在生活中渗透过;特意为孩子讲过性教育知识的父母占比14.21%;表示孩子问与性相关的问题时才涉及性知识的父母占比16.76%;另外还有16.28%的父母报告没有向孩子讲过与性教育相关的知识。

当问及在家庭中由谁来承担孩子的性教育工作时,选择“母亲”的占77.08%,选择“父亲”的占19.23%,选择“其他”的占3.69%。

在亲子沟通情况方面,47.35%的父母表示自己跟孩子的沟通情况一般;有26.99%和12.18%的父母分别认为自己跟孩子的沟通情况顺畅、很顺畅;认为自己跟孩子之间的沟通并不顺畅的父母占比8.83%;还有4.66%的父母报告自己跟孩子从来不沟通。

当问及父母,孩子与其沟通与性有关的话题的意愿时,46.34%的父母表示孩子一般愿意;认为孩子愿意和不愿意的父母分别占比19.56%和15.70%;认为孩子很愿意和很不愿意的父母分别占比10.30%和8.10%。

当问及在家庭性教育中为孩子教授过的内容时,3595名父母回答了这道题,主要涉及的内容包括隐私部位保护、青春期保健和预防性侵害等一些主要集中在生殖健康与身体发育领域的内容。关于性愉悦、婚姻、子女养育、沟通技巧、歧视与偏见等内容,则少有提及。家庭性教育涉及的内容主题见图3。


 

图3 家庭性教育涉及的内容主题

在问卷中,当问及父母对孩子进行性问题解答能力的信心时,有47.18%的父母选择了自己一般有信心;认为有信心和很有信心的父母分别占25.29%和10.11%;还有13.25%和4.17%的父母表示自己没有信心和完全没有信心。

当问及父母“在回答孩子与性有关的问题时,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时,60.03%的父母担心自己的回答会对孩子造成不良影响;52.19%的父母怕自己会说错;28.44%的父母表示自己不知道在什么场合说合适;还有25.80%的父母表示自己会觉得尴尬;另外有6.42%的父母以文字的形式补充了自己在为孩子开展家庭性教育时的困难,如“觉得自己没有机会说”“不知道如何把握讲解的尺度”“讲的时候怕其他家人不理解过来阻止”“不知道选择哪些内容”等。

在技能维度,还问及父母自身是否经历过与性相关的困扰,困扰内容涉及全面性教育的8个核心概念。困扰程度从无困扰到严重困扰依次赋值为1~5分,得分越高表示父母受到的困扰程度越高。结果显示,各项内容五点量表平均分均低于2.5分,即介于“困扰程度较低”和“困扰程度一般”之间。其中,相对困扰程度最高的为“青春期焦虑”和“不会处理亲子关系”,其次为“不会处理亲密关系”和“外貌焦虑”。总体来看,父母所报告的自身经历性相关困扰的程度较轻。父母经历性相关困扰情况的描述性统计见表1。


表1 父母经历性相关困扰情况的描述性统计

 

从选择的人数比例来看,认为“避孕焦虑”对自己的困扰程度较高或困扰很严重的父母相对人数较多,分别占比9.62%和2.86%;认为“青春期焦虑”对自己的困扰程度较高或困扰很严重的父母人数也较多,分别占比9.62%和2.56%;受“恐惧性行为”和“恐惧婚恋”困扰的人最少。其中,认为“性行为”对自己困扰程度较高和困扰很严重的父母分别占比3.75%和1.17%;认为“婚恋”对自己困扰程度较高和困扰很严重的父母分别占比3.28%和2.04%。父母经历性困扰情况见图4。


 

图4 父母经历性困扰情况

4.父母对未来提升性知识、态度和技能水平的意愿

当问及父母是否参加过性教育培训时,有9.51%的父母表示自己曾经参加过性教育培训。在未参加过性教育培训的父母中,有80.47%的父母希望未来能够参加性教育培训,但亦有19.53%的父母表示不愿意参加。

在表示愿意参加性教育培训的父母中,81.91%的父母表示期望能够通过培训提高自己与孩子的沟通技能;74.38%的父母希望学习全面性教育理念;68.12%的父母希望学习儿童发展规律;53.92%的父母希望更多地了解性与生殖健康知识;25.65%的父母希望性脱敏;另外还有部分父母通过文字形式补充自己想学的内容,如认为所有性教育的内容都需要学习、性早熟问题、预防儿童性侵害、如何学习尊重、如何让孩子理解的教学技能、自我保护方式等。

在不愿意参加性教育培训的父母中,37.31%的父母表示自己没时间或没精力;33.95%的父母认为自己的知识已够用;30.01%的父母表示自己对性教育培训没有兴趣;1.51%的父母认为性教育不重要;0.81%的父母觉得家人不支持;另外还有3.59%的父母通过文字形式补充了自己不愿意参加性教育培训的原因,如“没有合适的机会”“孩子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性教育”“现在信息发达,了解性教育的渠道很多,不需要参加培训”“对孩子进行教育就可以了,自己不用学习”等。

同时,当问及如果校外开设性教育主题亲子活动或展览,是否愿意与孩子共同参加时,绝大多数父母表示愿意,表示“不愿意”或“非常不愿意”的父母分别占比4.59%和2.03%。

问卷还以排序题的形式调查了父母对性教育形式有效性的认识。本题共有7个选项,根据有效性程度依次排列,依次赋值为7~1分,排序越靠前则分值越高。结果显示,父母认为有效的性教育形式依次为:系统的性教育课程(6.61)、融合进其他学科(5.78)、性教育讲座(5.49)、性教育主题活动(5.41)、性教育互动展览(4.39)、同伴教育(3.48)和其他(3.02)。

问卷问及父母愿意为参加性教育培训所付出的时间成本意愿和金钱成本意愿。有42.94%的父母表示自己愿意每年投入在性教育学习的时间在10小时以下;有25.94%和25.66%的父母表示愿意投入10~20小时和20小时以上的时间;也有5.45%的父母表示不愿意付出时间。有48.56%的父母表示不愿意为性教育的学习付费;有39.40%和8.69%的父母表示愿意为性教育学习每年付500元以下和500~1000元的费用;愿意付1000元以上费用的父母占比3.35%。

5.父母性知识、态度、技能的相关性分析

根据调查结果,对父母的性知识掌握程度、对性教育效果的认可程度、孩子性教育需求满足情况、孩子询问性问题意愿、与孩子沟通情况、性问题解答信心和是否给孩子讲授过性教育内容之间进行相关分析。结果显示,各变量之间均存在显著正相关关系(rs>0.09,ps<0.01)。父母性知识、态度、技能的相关性分析见表2。


表2 父母性知识、态度、技能的相关性分析

 

 

二、讨论:家庭性教育所面临的挑战和困境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父母对全面性教育的认可和支持态度较为积极,但是其性知识水平和家庭性教育开展程度较低,家庭性教育所面临的挑战和困境值得高度关注。

(一)父母的性知识水平不足

调查发现,父母的性教育基本属于“自学”,且来源渠道多样,其知识的科学性和正确性难以得到保证。调查显示,父母对全面性教育内涵认识不足,较少父母知道性别刻板印象、校园欺凌、沟通技巧等也属于全面性教育内容,说明大部分父母对全面性教育中包含的人际关系、福祉技能等内容了解较少,对全面性教育的内涵并不完全了解。相应地,父母为孩子提供的家庭性教育内容亦不全面,即大多集中在青春期发育、生殖健康和隐私部位保护等方面。

事实上,全面性教育的内涵十分丰富,包含8大核心概念,涵盖生理、心理、社会、精神、宗教、政治、法律、历史、伦理和文化等领域。全面性教育除了人们过去所理解的生理卫生、生殖健康、青春期发育、预防性侵害、包括艾滋病病毒在内的性传播感染预防等内容外,还包括“人对身体的理解和人与身体的关系”“情感依恋、友谊和爱情”“生理性别”“社会性别”“性别认同”“性倾向”“性别平等”“性亲密”“性愉悦”“尊重与平等”等内容。

很多父母看到全面性教育涉及如此丰富的内容可能会望而却步:“这么多知识内容我怎么可能都学会?孩子哪有时间学习这么多内容?”其实,全面性教育是一个基于课程的教学过程,跟其他课程一样,也包含课程目标、课程框架、课程内容、课时安排、课程教学、课程评价等课程实践必须具备的要素。以学校性教育为例,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经过十余年的研究和实践发现,小学阶段每学期至少需要提供6课时的课程设置,可以基本满足小学生对于性教育的需求[4];幼儿园每学期为小班、中班和大班幼儿分别提供12课时的课程教学最佳[5]。而在家庭性教育中,亦有相应的、针对父母和儿童的全面性教育课程,并更具有灵活性,因为全面性教育所涵盖的内容和技能基本都会在人一生的成长过程中、日常生活中涉及并体现:身体的发育变化,卫生习惯的养成,身体隐私部位的保护,青春期的身心变化,人际关系的处理,情绪策略的调节,沟通、拒绝与协商技巧的使用,恋爱、结婚、怀孕、避孕以及这些行为和变化所涉及的态度和价值观。全面性教育,之所以是贯穿人一生的教育,正是因为人从诞生伊始就离不开性的发展和变化,这些发展和变化将影响人的生命和生活的方方面面。父母可以充分利用各种社会资源,包括参加由学校、学术机构、社会组织等举办的性教育课程培训、性教育讲座等;同时也可以利用丰富的网络、社区等正规的性教育资源获得性知识水平的提升。

(二)父母对性教育的态度有待提升

1.父母对性教育的积极效果认识不足

调查结果显示,父母对性教育的积极效果认可程度总体较高,但相对来说,父母认为性教育对“提高网络信息处理技能”“减少酒精、烟草和毒品的使用”“推迟第一次性交行为发生的时间”和“减少性伴侣数量”等效果的认可程度并不高。分析其原因包括:

第一,父母对全面性教育内涵认识不足,使其并不认为性教育与“网络信息处理技能”和“酒精、烟草和毒品”之间有什么联系。事实上,这两部分是全面性教育8大核心概念中“健康与福祉技能”和“暴力与安全保障”中的重要内容,如信息与通信技术能力的培养可以帮助学习者谨慎面对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并培养分辨安全与危险信息的能力。

第二,父母对性教育给儿童发展带来的积极效果相关信息了解不足,影响其对性教育的态度。全面性教育对儿童青少年健康发展产生积极影响,在知识方面包括获得更多性与生殖健康知识[6]、增加对性关系中个人权利的认识、提升对社会性别的关注等;在态度方面包括提升自我效能感和自信心、意识到社会性别和权力规范对价值观的影响以及实现自身健康和福祉的重要性等;在技能方面包括提升应对风险的能力、增加与父母关于性和人际关系的交流、减少基于社会性别的暴力与歧视、降低非意愿妊娠或性传播感染的风险、建立更牢固及健康的人际关系、增加亲社会行为等[7][8][9][10][11]。

2.父母对孩子性教育的起始时间认识不足

调查显示,大部分父母认同性教育开始的时间越早越好,但是,认为应该从0~3岁就对孩子进行性教育的父母仅占2成。在学校性教育方面,虽有4成父母认为应当从幼儿园开始对孩子进行学校性教育,但是亦有近4成父母认为性教育从小学高年级甚至初中再开始就行。

性发展伴随着孩子的成长,它涉及孩子的身体发育、安全依恋形成、性别认知发展、生命的认知发展、情绪发展、道德发展、社会交往活动等[12],这些对儿童早期形成关于身体、性别和性的态度都具有重要作用[13]。父母从孩子出生起就对其进行性教育既是孩子生理发展的需求,也是孩子心理发展和社会性发展的需求。[14]因此,促进家庭性教育的开展,父母需要对性教育起始时间有正确认识。[15]

3.父母对性教育的教学认识仍存在误区

在对性教育课是否需要男女分开上的问题上,仅有2成父母认为应该让男女学生一起上课。实际上,性教育并不需要男女分开授课。相反,分开授课不仅会增加孩子对异性的好奇心,同时这种基于性别的性教育内容的割裂并不利于尊重和平等价值观的建立,容易引发对异性在不同情况下、不同程度的歧视和偏见。这道题也相应地辅证了大部分父母对性教育的认识和理解程度并不高。

(三)家庭性教育开展情况不容乐观

1.亲子沟通水平有待提升

在问卷中,报告自己对孩子进行性教育抱有较强信心的父母远低于半数。分析其主要原因,除前述父母性知识水平掌握不足外,亲子沟通水平也可能是影响家庭性教育开展的重要因素之一。问卷调查了父母的亲子沟通的情况,大部分父母选择了较为中间的选项,即认为亲子沟通情况一般。在报告自己经历的性困惑中,“不会处理亲子关系”亦是该题平均得分最高的选项。同时,在对自己未来的性教育培训期望中,希望通过培训提升自己与孩子沟通能力的父母超过8成。可以看出,大部分父母都认为亲子沟通水平有待提升。

当问及孩子与其沟通与性有关的话题的意愿时,虽然认为孩子愿意与自己沟通性话题的父母多于认为孩子不愿意与自己沟通性话题的父母,但大多数父母还是选择了较为中间的选项。相应地,当问及孩子是否向父母询问过与性相关的问题时,超过半数的父母报告没有。结合前述父母在家庭性教育中出现的困难及父母性知识掌握程度与亲子沟通情况的相关性分析,我们认为,超过半数的孩子没有向父母提过与性有关的问题并不一定是因为其没有这方面的困惑和需求,而是与父母的性教育水平和亲子沟通情况有关。对“孩子向父母询问性问题的意愿”与“亲子沟通情况”的相关性分析显示,亲子沟通情况越好,孩子向父母提出与性有关的问题的意愿越强。同时,“亲子沟通情况”和“是否给孩子讲授过性教育内容”的相关性分析亦显示,父母与孩子之间的沟通情况越好,父母为孩子讲授性教育内容的可能性越高。

综上所述,家庭性教育开展情况不仅受父母性知识水平的影响,亲子沟通水平也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之一。而实践亦证明,父母越早跟孩子谈与性有关的话题,越容易与孩子建立真诚的亲子关系,越容易获得孩子的信任。[16]

2.父母开展家庭性教育面临诸多困难

在父母报告的困难中,占比最多的还是之前讨论过的性知识水平问题:超过半数和6成的父母表示担心自己的答案不对和担心自己的答案会对孩子造成不良影响。有1/4的父母表示自己与孩子谈论与性有关的问题会觉得尴尬,难以开口。父母对“性”感到害羞,会阻碍家庭性教育的开展,为教授孩子科学的性知识,父母需要克服这些“心理障碍”,认识到生殖器官的科学名称是可以说的、应该说的。同时,还有近3成父母不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场合对孩子进行性教育合适,父母提出的这个困难不仅涉及家庭性教育的理念,还涉及性教育的方式方法。

(四)父母提升自身性教育能力的行动力不足

调查显示,大部分父母认为性教育不仅重要而且急迫,并有8成父母表示自己希望未来能够参加性教育培训。但是,当问及父母愿意为参加性教育培训所付出的时间和金钱成本时,仅有1/4的父母表示每年愿意花20小时以上的时间参加性教育学习,每年愿意在性教育学习上花费500元以上的父母仅占比一成左右,不愿意付费参加性教育的父母占比接近半数。

虽然很多父母认为自身性知识水平不高,也觉得自己的能力影响了家庭性教育的水平,但是对性教育培训的时间和金钱成本投入的意愿却不积极,具有知行不合一的矛盾性。当然,在选择不愿意付出时间和金钱成本的父母中,有可能存在觉得通过自学也可以达到所期待的水平的人,而并不是不愿意通过学习提升自身的性知识水平。

 

三、促进家庭性教育开展的建议

针对父母在问卷中提及的在家庭性教育开展过程中的困难,本部分介绍一些家庭性教育开展的原则和实践经验供父母参考。

(一)从孩子出生起就对其进行家庭性教育,促进孩子全面发展

儿童的发展始于生命诞生之初,在儿童的早期发展中,涉及四大发展领域,分别是身体发展、认知发展、情绪情感发展和社会性发展,而这四大领域所包含的许多内容与全面性教育息息相关。早期的儿童性教育,特别是婴儿期的性教育并不需要父母为其讲解很多知识点,而是对孩子的情绪、行为和需求等进行积极的正向回应即可。

(二)利用家庭游戏开展家庭性教育,轻松开口谈“性”

近年来,在对家庭性教育情况的相关调查中,无论父母来自城市还是农村,其家庭性教育开展的困难大多围绕在性知识水平以及进行性教育的方式方法上。[17][18][19][20]

前文提及父母可以通过多种渠道提升性知识水平,在谈及对孩子进行性教育的方式方法上,我们推荐父母利用家庭游戏开展家庭性教育。父母可以通过与孩子游戏的方式将性教育融入家庭生活中。以全面性教育中“身体发育”这部分内容为例,父母可以从“认识五官”游戏开始,进而发展至“认识四肢”,再到“认识生殖器官”,通过循序渐进的游戏呈现方式为婴幼儿讲解与身体有关的知识。

这种家庭性教育游戏特别适合学龄前儿童。家庭性教育游戏的易操作性,保证父母能够随时在家中为孩子开展性教育活动;家庭性教育的趣味性和分年龄段的游戏内容,符合学龄前儿童的认知水平;同时家庭性教育的欢乐氛围也能够促使父母抛开害羞的情绪与孩子轻松“谈性”,加深亲子情感连接。

(三)尊重和聆听孩子的表达,提升亲子沟通水平

调查发现,在家庭中,孩子与父母对性问题的讨论和沟通意愿不强,这是造成家庭性教育难以顺利开展的障碍之一。在家庭性教育中,有一项技能贯穿始终,即帮助儿童掌握在有需要的时候能够向可信赖的成年人求助的技能,而这个技能需要基于孩子和成年人之间的有效沟通。

从婴幼儿阶段开始,父母就需要让孩子意识到“以适当的方式表达自己的需求”并且获得父母的关心和照顾是自己的权利。同时,父母在与孩子沟通时一定要秉持尊重和平等的理念,认真聆听孩子的需求和想法,并能够做到当孩子向自己说出其感到困惑或者不舒服的事情时不会对其评价、责骂、恐吓或者惩罚,否则孩子可能会因为担心说出自己的经历(如遭受性侵害、校园欺凌等)使父母感到不安和不悦,或自己感到尴尬和羞耻,从而拒绝亲子沟通。[21]

允许孩子说“不”也是发展该项技能的家庭性教育重点。在很多父母的教育理念中,听话的孩子才是好孩子,孩子不应该“顶撞”父母。但是,这里谈及的“不”,不是指孩子对父母无理取闹的反抗或者“忤逆”,而是需要让孩子知道,当他感觉到别人对自己做出的行为令自己不舒服时,自己有说“不”的权利。例如,孩子不想在亲戚聚会中表演节目、不想被某人拥抱或者亲脸颊、不想将自己正在玩的玩具让给其他小朋友等,此时父母应在孩子表达拒绝时给予支持,并可以在适宜的情况下与孩子交流各自的看法和感受。这会让孩子逐渐意识到,他是有权利表达自己感受的,并且自己是受到父母尊重的,这种安全感会提升亲子沟通水平。

(四)对孩子提出的性问题有问必答,成为孩子的第一任性教育老师

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及语言水平的发展,3岁左右,幼儿可能会开始用提问的方式向父母提出自己在性方面的疑问。父母一定要对孩子提出的性问题做到有问必答,并根据孩子年龄和认知水平,使用其能够理解的语言进行讲解。[22]

如果父母对孩子的提问不知道如何回答时,则可以坦率和真诚地告诉孩子,这个问题爸爸妈妈也不知道答案,但是我们可以一起去寻找答案。事实上,家庭性教育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因为性教育的内容和需求来源于生活,最终又实践于生活中。父母只需掌握正确的性教育知识,并能够时常留意孩子与性相关的好奇表现、兴趣点或者行为、态度等,再根据具体情况选择适宜的教育方式即可,如开展家庭游戏、与孩子聊天谈心、与孩子一起阅读性教育绘本和读本等。

调查显示,近8成父母报告其家庭性教育工作由母亲承担,父亲承担孩子性教育工作的占比不到2成。该结果表明,父亲在孩子性教育中缺位的现象十分突出。事实上,包括性教育在内的孩子的各方面教育,父母双方都应承担同等的责任,双方在家庭中对孩子的教育都具有不可替代性。有研究显示,当父亲和母亲同时参与到家庭性教育中时,孩子受益是最深的。[23]父亲既可以与儿子谈性话题,也可以与女儿谈性话题;同样,母亲既可以与女儿谈性话题,也可以与儿子谈性话题。[24]家庭是孩子成长的第一课堂已成为社会共识,父母作为孩子的第一任性教育老师,对孩子的性健康成长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25]

 

四、研究的局限性

本研究主要通过微信公众号等网络平台以及邀请性教育专家、性教育培训机构传播问卷,在这种情况下,参与调查的父母首先是有机会接触网络平台,其次是很可能本身就已十分关注性教育,并对性教育有一定了解,甚至还有一部分父母参加过全面性教育培训。因此本结果反映的现状或许比全国范围内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的普遍现状更为乐观。

但总体而言,调查结果与鲁露等对四川省农村地区2801位父母[26]、张琼等对甘肃省13所幼儿园1000位父母[27]、苟芬等对大理市2所幼儿园118位幼儿父母[28]、刘艳金对4所幼儿园的70位父母[29]等调查结果相符,这些调查都显示了大多数父母对性教育持支持态度,并有为孩子开展性教育的需求,但实施过家庭性教育的父母却是少数。

未来,我们希望有机会继续开展面向全国的家庭性教育调查研究工作,为家庭性教育的发展和实施提供更多数据支持。

 

【参考文献】

[1][11]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秘书处 , 联合国人口基金 , 等 . 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修订版)[m]. 巴黎 :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2018:16-17,28-31.

[2] [14] 李佳洋 , 刘文利 . 学龄前儿童的家庭性教育 [j]. 江苏教育 ,2019(56):38-40.

[3] 杨明全 . 课程论 [m]. 北京 :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6:89-90.

[4]liu w l, su y. school-based primary school sexuality education for migrant children in beijing,china[j].sex education,2014(5):568-581.

[5] 李佳洋 , 刘文利 . 幼儿园全面性教育课程教学实践 [j].江苏教育 ,2021(42):28-30.

[6]unesco.out in the open:education sector responses to violence based on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y/expression[eb/ol].(2022-3-20)[2022-07-12].http://unesdoc.unesco.org/images/0024/002447/244756e.pdf.

[7]fonner v a, armstrong k s, kenndy c e, et al. school based sex education and hiv prevention in low-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plos one,2014(9):3.

[8]shepherd j, kavanagh j, picot j, et al. the effectiveness and cost-effectiveness of behavioural interventions for the prevention of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 in young people aged 13-19:a systematic review and economic evaluation[j].health technology assessment,2010(7):1-220.

[9]constantine n a, jerman p, berglas n f, et al. short-term effects of a rights-based sexuality education curriculum for high-school students:a cluster randomized trial [j]. bmc public health, 2015(15):293.

[10]rohrbach l a, berglas n f, jerman p, et al. a rights-based sexuality education curriculum for adolescents:1-year outcomes from a cluster-randomized trial [j].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2015(4):399-406.

[12] 郭凌风 , 刘爽 , 李雨朦 , 等 .0 岁~ 6 岁婴幼儿性发展及对婴幼儿性教育的启示 [j]. 中国性科学 , 2020(3): 153-156.

[13]frayser s g. defining normal childhood sexuality:an anthropological approach[j].annual review of sex research, 1994(1):173-217.

[15] 刘文利 . 家庭性教育——父母必须要尽的责任 [j]. 家庭教育 : 中小学版 ,2014(10):2.

[16][24] 刘文利 . 推动学校性教育健康发展是历史使命完善家庭性教育引导意识是父母责任 [j]. 中国教师 ,2011(21):4.

[17] 秦治琳 . 近三十年来农村儿童性教育研究热点及趋势展望——基于 1991 ~ 2021 年的文献分析 [j]. 早期教育 ,2022(12):6-10.

[18] 成丹青 . 小学女生家庭性教育现状研究 [d]. 上海师范大学 ,2021.

[19] 李佳洋 , 刘文利 . 幼儿家庭性教育现状调查及启示 [j].江苏教育 ,2022(40):29-32.

[20] 张春江 , 陈如婷 , 江剑平 . 中学生家长对家庭性教育的态度和行为调查分析 [j]. 保健医学研究与实践 ,2020(6):12-17.

[21] 芦鸣祺 , 刘文利 . 家庭性教育是预防儿童性侵害的重要防线 [j]. 江苏教育 ,2018(96):44-46.

[22] 刘文利 . 性教育 : 父母的天职 [j]. 大众健康 ,2016(9):2.

[23] 刘文利 , 卡罗林·爱德华兹 . 城市父母对孩子性教育实践的调查 [j]. 当代青年研究 ,2006(9):76-80.

[25] 刘文利 , 卡罗林·爱德华兹 . 城市父母对青少年子女性教育知识和态度的调查[j]. 中国青年研究 ,2007(5):48-52.

[26] 鲁露 , 叶运莉 , 张雯 , 等 . 四川省农村地区家长对幼儿开展性教育的需求调查与分析 [j]. 现代预防医学 ,2021(17):3120-3125.

[27] 张琼 , 李军华 , 李文娟 . 幼儿家庭性教育观念的调查分析 [j]. 甘肃高师学报 ,2021(5):105-109.

[28] 苟芬 , 黄俊松 , 张敏 , 等 . 学龄前儿童家庭性教育的现状调查研究——以大理市某两所幼儿园为例 [j]. 教育观察 ,2021(32):86-89.

[29] 刘艳金 . 学龄前儿童性教育现状及对策研究 [j]. 陕西青年职业学院学报 ,2022(1):57-62.

 

(责任编辑:李育倩)